何所向南:第三十八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,何苏定睛一看,这不就是林局么?虽然比现在的林局看着更加年轻,但是眉眼间跟五官脸部轮廓是错不了的。

仿佛感到了安全,一个女孩缓缓从楼梯下面爬了出来,林局快步走向了她,把她抱了起来。

女孩的目光一下子看到了倒在血泊里面的男人和女人,脸色木然而悲伤,竟然流不出一滴泪,林局温声对女孩说,好孩子,别怕。

    女孩的目光转向了何苏,那声音如同魔鬼一样缠绕着何苏,不断地交叠,重复,我就叫何苏,我就是你啊。

你怎么能忘了我?    巨大的悲伤没过心头,一滴清泪从何苏的眼角缓缓划过,而她终于伴随着噩梦觉醒了,明白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个女孩,那个死掉了父母双亲的可怜,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和恐惧,她在一场大病之后选择遗忘掉这段往事。

而何老爹大概是父母的故友,林局把她托付给他,改名换姓才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何苏的眼睛愈加清明,去到洗手间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这也是那么多年第一次看懂了真正的自己,真正的何苏,眼睛里面的恨意逐渐集聚,就在几个时之前,她在看到了梦里那个嗜血的恶魔。

    据说那逃犯是一名毒贩,交易的时候被警方一窝端,但是在混战之中逃了出来,不过手臂中了一枪。

何苏问及逃犯的相关特征,负责的警官竟然摇了摇头,相貌没有看清,但是身材应该可以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血迹在会所外面还出现,然而到里面也发现了血滴在地板上。

警方做出合理的判断,逃犯可能翻墙进了会所。

经过一番搜查,警察在一间放杂物的房子里面找到了嫌犯,逃犯已经失血接近昏迷了,然后被押回了警车。

负责的警官交代了一下,把现场的警戒线解除了,被关在这里的会所会员们或多或少都对警方有些不满,但都碍于身份只给了一些黑脸色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整个过程都极其轻松惬意,一点都没有被关在会所的不满跟烦躁,而身旁的那个男人却如守夜的鹰,警惕而毫不松懈,真是有意思的一对。

他们从身边走过,看着男人的身影,仿佛同梦境中的魅影逐渐重合,何苏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何子文凑了过来,不满地看了看负责的警官,声音不大不地问,你是哪个分局的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,把我拘在这里,浪费了我多少时间,没了多少钱,你负责得起么?    警官为难地看着何子文,按章办事,请你谅解。

    何子文不依不饶地说,你知道林肃么?我哥们儿,省厅的,想收拾你有的是机会。

还不忘戳了戳警官的胸膛,然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哥们儿肌肉挺结实的啊。

    见到何子文的这幅样子,何苏只觉得真的丢脸啊,然后转身就走,为什么这老哥喜欢把林肃搬出来,何苏不禁扶额。

    何子文看见何苏转身就走,在后面连连诶了几声,诶,何苏,你走那么快干嘛。

何老爹穿着毛毛睡衣,戴着眼镜,严肃的脸多了几分孩童的可爱,佣人拿了杯牛奶,何老爹拿了一本书看,听到玄关处有声音,头都没转过去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何苏唤了一声,爸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何老爹随即转过头来,嘴角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,眼睛都成了月亮形状,笑得格外地灿烂。

何子文腹诽,老爹知道我回来,一句话都不出,老妹回来,老爹就笑得合不拢嘴,敢情这家里面生物链最低端的低级生物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爸,喝了牛奶,早点睡了,别熬太晚。

何苏冲何岩石笑了笑,然后就冲上楼梯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何岩石笑了笑,这丫头。

    忙活了大半天,何苏躺在了床上,软软的大床,格外舒适,何苏的身体感觉都要镶嵌进去。

因为舒适的大床还有一天的精力被挥霍完全,何苏很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女孩出现了,长得十分可爱,10岁上下,她对着何苏脸上有点悲伤,她说,你不记得我了么?    何苏一脸疑惑地看着她,我没见过你啊,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?    她的脸上平静无奇,波澜不惊,手指指向了何苏,我就叫何苏,我就是你啊。

    然后她转身跑了,何苏想追上她,可是一个黑色的漩涡将她吸了进去,再也寻不着了。

    何苏彷徨着,现在她在哪里,她仔细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环境,这是一间老旧的房子,房子不大,何苏走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,虽然不大,但是麻雀虽五脏俱全。

一张双人床,一张的书桌,还有一个衣柜,屋里整整齐齐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