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左暖右宠:第七十四章 即将归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和华珊珊聊了几句,心里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疏解了几分,她现在最喜欢的事就是摆弄手机,视线也总会有意无意的望着大门的方向,这些变化,华珊珊都看在眼里,只是见她面上淡然也不说,便没主动提起过,因为华珊珊也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主儿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爷爷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长,华珊珊终于忍不住了,小姐,您是不是在紧张?

    玉楼春一愣,什么?

    小姐,我知道,您现在心里肯定很乱?哎呀,我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,我就是觉得您不用这样啊,主子和夫人很快就回来了,爷爷不是给您打过电话,说今天就能到吗?

    玉楼春闻言,悠悠的笑了,珊珊,我不是担心路上会出意外,有华爷爷跟着,还有东流的人护着,我心里没有任何不安。

    那您为什么看起来

    玉楼春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,很明显吗?

    华珊珊点头又摇头,也不是明显,就是一种感觉,觉得您有些坐立不安似的。

    玉楼春叹了一声,珊珊,我也许是所谓的近乡情怯?越是想看到他们,就越是害怕什么,不知道等见了面会是什么样的情景?

    华珊珊懂了,想了想,开口道,我看电视上,那些父女或是母女相见的戏码,大半都是抱头痛哭,哭的撕心裂肺,嗯,也有激动的晕过去的。

    闻言,玉楼春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,嘴角抽了抽,我只怕是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华珊珊干干的笑笑,主子和夫人就算见了小姐再激动,也定然不会那么夸张失态的,嘿嘿,我就是随意一说。

    那你觉得最可能的画面是什么呢?

    这个还真是不好说,嗯,主子和夫人再矜持,应该也会欢喜的掉几滴泪,搂住小姐说几句想念的话也是正常的?

    小姐的话嘛,咦?貌似还没见过小姐哭鼻子呢?

    玉楼春羞恼的瞪她一眼,华珊珊嘿嘿笑着,小姐坚强威武是好事,不过在主子和夫人面前无需如此啊,不然,他们见了只会更心疼您的。

    当然是了,您为什么坚强啊,还不是过早的担负了太多的责任嘛,这种磨砺是好事,可对父母来说,谁也不会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受那份罪,他们过去没办法帮您担着,现在见了,那心里指不定多愧疚呢?

    玉楼春默了片刻,那我改怎么办?

    该哭的时候哭,该委屈的时候委屈,该撒娇的时候撒娇,这才是一个女儿在父母面前最自然的常态,我想,主子和夫人最欣慰,却也最不愿见到的就是您坚强的那一面了,他们宁肯您对着他们抱怨指责,也不愿您懂事的一声苦都不诉,那样他们的心才是真的揪疼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哭出来。她已经多久没有掉过眼泪了,都已经忘了那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华珊珊心里一疼,忽然不知道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玉楼春不知道的是,等见到父母的那一面,根本不需要酝酿任何的情绪,眼泪便忽然而至!

    等待的这几天里,京城也发生了不少的大事,大局已定。︾樂︾文︾小︾说【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】

    先是赵家,赵庆的去世对赵家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,因为这么多年,他实在深居简出,几乎什么事都不理会,尤其是在赵英德当家后,他就只守在自己的院子里,外人只以为他修身养性,却不知,他六十年不理尘世,可唯一的两次出手就都是毁天灭地的。

    赵庆的丧事办的很低调,过后,赵英德就把赵家的大权交给了赵景亭,其他的族人虽然觉得这时候交权很是意外,却也没有异议,赵景亭这些年的努力和功劳在那里摆着,众人有目共睹,唯一的唏嘘就是赵景亭和王玉的婚事了,那肯定是没戏了,王玉都坐了牢了,谁还有那个耐心等她出来?

    赵景亭更不会玩那种深情的戏码,不过是有极个别的人表现出了一点担忧,虽说王家大房的那几人都进了监狱,可王栎还在啊,而且丝毫没受影响,那赵家退亲,不会引得王栎不快?

    他们的担忧很快消失,王栎什么都没说,就把当初两家订婚时交换的信物给退回来了,见状,赵家的人也就都松了一口气,毕竟虽说王玉很不堪,可王栎是绝对不敢轻易得罪的。

    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赵景亭和王玉的婚事退了,王栎竟然向赵楠求了婚,这让赵楠的父母措手不及,赵楠在怔愣震惊后,不问缘由,义无反顾的答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赵家和王家大房还算是亲家,只是男女主角换了而已,还好,这事没伤了两家和气,咳咳,其实也算不上是两家了,大房那边就剩下王栎一个光杆司令,可将来的事谁有能说得清呢?

    这些家务事处理完了,赵家的人刚想喘口气,然后报纸上就登出了一则股权转让的声明,还有一长篇报道,情真意切又激荡人心,有些人看惊了,也有人看了笑了,更多的是不解茫然,当然也有赵家的族人不甘愤怒,冲到赵英德的书房里去义正言辞的质问,凭什么赵家要把大半的产业都给了玉家?欠他们玉家的不是都还清了吗,凭什么还要霸占他们的一切?

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那一句,凭什么让他们以玉家为尊?

    赵英德也不恼,只是淡漠的说,这是老祖宗做的决定,只是我们后来都故意漠视忘了,现在不过是遵循老祖宗的意思罢了,谁若不愿,我也不强求。

    那些不甘的人听了,都神色不定,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接下来,他们就知道不是人家好说话,而是最诛心的那一句还没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