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做玩物:番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周贺没办法,他对不起这孩子嫂子合集全文阅读的妈,又对不起这孩子的爹。是他让这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,又被母亲嫌弃的。再加上这孩子说,我之所以变成gay,也是被你害的。因为我缺乏父爱,很容易弯儿的!这都是什么理论?!

    这孩子对他来说,就是一债主!

    还是一能吵能闹,能跳能叫,能跑能混,全能的一债主。

    而且,这债主什么都不要,就要周贺躺平了给他上。

    周贺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一圈!这日子没法过了!

    可也就是因为这孩子全能,周贺居然吃上了家常便饭!

    因为韩倩常年在外工作,回家的点从来没准过。周敬存不自己做饭,就得吃泡面。所以周敬存不但会做饭,而且,味道跟韩倩做出来的饭菜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春节,周贺没去外面胡混。周敬存弄了电磁炉,熬了汤,拌了调料,他们吃火锅。

    周敬存很唏嘘,原来五百多块钱一斤的虾,也没好吃到哪里去。这上千块一盘的神户肥牛倒是比普通肥牛稍微鲜嫩那么一点。这个纯蟹R不加淀粉的蟹B我想吃很久了吃完了,周敬存拍着肚子感慨,我们俩居然一顿吃掉了几千块!会不会把你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吃掉了吧?

    周贺叼着烟,你妈不把你带走,你几万一顿的饭菜也该隔三差五就吃到了。

    周敬存扑上去,我不稀罕吃的,我稀罕吃你

    被周贺一巴掌拍掉。

    周贺一直想找个人跟他过日子。可没想到是男的,还是他侄子。

    周贺想,他现在还能把这小子拍掉,将来呢?

    郎淘淘番外上篇

    那还是郎淘淘小盆友刚会说话时候的事,他老爸郎骁出差一走三四个月,等他回来的时候,郎淘淘只知道自己有个爸,只懂得对着电话话筒喊:爸爸爸爸。对爸爸这个形象,已经模糊的差不多了。爸爸不是茶几上的那个白色的,有很多按钮,有一G绕圈圈的线,有个话筒的东西么?

    郎骁一回来,先是拿出给郎淘淘买的一堆玩具和零食,郎淘淘乐的兴奋了一天,有手指沾了口水在所有的玩具上都划拉了一遍,表示,这是我的了!

    还玩骑马打仗,爸爸当马,妈妈当敌人,搂着冲锋枪,好不过瘾!

    到了晚上,郎淘淘早早就困了。趴在妈妈怀里打瞌睡,只不过,那个爸爸怎么还不走?还在跟妈妈说话。

    爸爸,郎淘淘小盆友组织了一下语言,撑开已经几乎闭上的眼皮子,准备捍卫自己的权利,说,你怎么还不回你家?这是我跟妈妈的家,你该走了,去找你妈妈。我要跟妈妈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郎淘淘小盆友是个很乖的小盆友。他的幼儿园阿姨说的。只不过,阿姨对接郎淘淘的爷爷说这话的时候,那个表情,跟古代被屈打成招的民女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屈打成招和民女是啥意思,还没三岁的郎淘淘还不懂。

    这两个词是郎淘淘的爷爷打电话数落他爸爸的时候说的。郎淘淘是搞不明白他爷爷和他爸爸有什么不合的地方,可是郎淘淘知道每次他爸带他去爷爷家玩,爷爷的脸都是黑的。他听爸爸说,爸爸是在冲爷爷炫耀他们父子的感情好。

    可是,郎淘淘纳闷,爸爸和儿子的感情不该是好的吗?

    到了晚上,郎淘淘开始哭闹了,他要妈妈,要爸爸,不要黑脸爷爷,也不要那个阿姨NN黑脸爷爷逼他吃青菜还有臭臭的茼蒿,阿姨NN不会讲睡前故事爸爸就不会逼他吃茼蒿,妈妈会抱着他到他睡着了才离开。

    连外公外婆都比爷爷NN好!

    郎淘淘开始闹腾,黑脸爷爷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讲道理,什么爸爸得了什么膜什么炎,要去国外治病,妈妈要去照顾爸爸,顶多两个月就回来了。郎淘淘必须乖点,才能让爸爸妈妈放心。

    我不要他们放心,我要他们回来啊!呜郎淘淘开始满地打滚。抹眼泪的时候偷眼一瞧,黑脸爷爷的脸好像更黑了郎淘淘的身材有必要说一说,那纯粹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——球!阿姨NN试图把他抱起来,没成功。

    滚着滚着,他就滚进了床底下,于是,被低矮的小床给——卡住了阿姨NN好容易把他从床底下解救出来,郎淘淘的小肚子也被床板给磨破了一层皮。黑脸爷爷赶紧拿来了碘酒给他涂,却搞的他更疼了!

    打滚有危险,再试需谨慎!郎淘淘换了个办法,开始嚎哭他哭了没一会儿,院子里的那只狼青犬也开始嚎起来了。郎淘淘高,它就低,郎淘淘低,它就高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阿姨NN说:再哭!就把狼招来了!把你叼走!

    郎淘淘止住了哭,认真的对阿姨NN说:我们幼儿园阿姨都说过,不准用大灰狼吓唬小孩!

    阿姨NN抱住他,你不哭了,明天给你买玩具!

    妈妈说了,用玩具哄小孩的,是拐小孩的坏人!郎淘淘义正词严!

    明天去游乐场!黑脸爷爷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